服务热线 400-088-0083

当前位置:政策资讯  飞豹资讯  区块链动态   区块链不应该是民主的

区块链不应该是民主的

发表于:2018-09-27 关注 

你如何去治理一个区块链?


这听起来可能是一个奇怪的问题。理论上,区块链根本不应该被管理,它们应该是“无需许可的去中心化账本”。

但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账本,它同时也是一个软件生态系统,一个由商家、公司和交易所等组成的经济体,而其核心,是一个由开发者、矿工以及用户组成的社区。

在一天结束之时,区块链必须生存于人类与他们争吵的混乱世界中。否则它的账本数据就会在现实世界中停止不进。关于区块链如何发展的这个过程中,我们会面临很多重要的决定。所以区块链必须要进行治理,而治理者必然是人类。唯一的问题是:谁来治理,这些人的决定是如何执行的?

p5


 

区块链治理的途径

 

一般来说,区块链的治理方式有两种。

第一种方法是链外(off-chain)治理,基本上,这也是大多数私营机构的治理方式。被社区所信任的个体聚集在一起,组成一个小组,由他们负责区块链的治理和福利。这个团体的任务是修复系统的漏洞和安全隐患,并增加功能以及改善区块链的可扩展性,在公众讨论中,他们代表了区块链,负责用户、公司以及矿工之间的权力制衡。

乍一看,这看起来是相当中心化的。但这种机制总是会有发生叛乱的可能。如果有足够多的用户不同意协议治理,那么这些用户可以发起一次硬分叉,并创建一个并行的区块链,这也正是发生在比特币现金(BCH)以及以太坊经典(ETC)身上的事情。分叉的威胁是对项目核心团队不良治理的有力制约。

大多数主流区块链项目都是通过这样的软治理过程来治理的。例如比特币、以太坊、莱特币、门罗币以及零币(ZCash)都遵循了这个模型。

但当前也有第二种类型的治理模式正在兴起,我们称之为链上(on-chain)治理。链上治理排斥了链外治理模型中固有的中心化特性。在链上治理模型当中,区块链用户直接投票决定要做的事情。根据投票结果,区块链自动会实施相应的规则。这一切都是在协议内发生的。

链上治理是很多“区块链 3.0”项目的核心,例如Tezos、 DFINITY以及Cosmos。而像0x 以及 Maker这些公司,正计划通过更渐进的过渡方式来实现链上治理。

p6

链上治理是一个激进的命题。它试图回避传统组织混乱的人类戏剧。相反,它希望把区块链变成一种自治的、机械化的民主系统。

正如比特币允许用户拥有货币主权一样,链上治理也允许用户管理整个金融系统。它与启蒙运动以及法国大革命的诱人理想主义相呼应。作为一种抽象的想法,链上治理听起来非常宏伟。

但是,链上治理却是危险的,我担心它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区块链不应该是民主的,其原因是微妙并且反直觉的。

 

在区块链系统中,没有人知道你是谁

 

民主制度遵循的是“一人一票”的原则,但区块链是有半匿名特性的(你公开的信息只有公钥地址)。这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生成一组新的密钥来轻松地创建新的身份。

这就带来了一个问题:为了在区块链上建立民主,你需要解决女巫攻击(sybil)问题,这意味着你需要知道每个人的真实身份。而这将需要一个全局信任的身份代理者。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这样的代理人存在,很难想象这种东西很快就会被创造出来。

因此,鉴于我们并没有全球身份系统,链上治理方案实际上并没有强制执行一人一票的规则。取而代之的是,它们通过权益证明(POS)机制执行了“一币一票”的规则。

这对于民主而言是一个松散的代理,因为币总体还是稀缺的,它们无法简单地产生。而权益证明机制,就意味着那些拥有更多币的人,他们的投票权比例就越大。这显然不是什么民主机制,最多算是一个财阀机制。

也许这是okay的。你可能会争辩说,这迫使投票者会在游戏中暴露更多,或许大户持有者理应拥有更多的发言权,因为他们同时冒着更多的风险。

另一方面,你也可以提出类似的观点,即大型企业对于政府立法应该拥有更多的影响力,因为在财务问题上,它们比一般公民冒着更大的风险,所以公司不应该拥有更多的立法控制权吗?

很显然,这个论点忽视了一些重要的东西。财阀阶层可以利用少量的资源来剥削其他人。

但是,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让开发团队的一群人做出所有重要的决定?又有哪个政府是由一群开发者管理的?

 

不要把区块链和国家混为一谈

 

让我们回避财阀问题,假装“一币一票”是有效的民主代表机制。

我相信民主对于国家治理而言是一个奇妙的系统。但区块链并不是国家,大多数区块链治理也不是民主的。

企业不是民主的,军队不是民主的,非营利组织不是民主的,开源软件项目也同样不是民主的。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记住,区块链是重要的实验软件。它们正在迅速发展,并且面临着很多未解决的技术挑战。例如,以太坊的发展路线图涉及将其共识协议切换至权益证明协议,其还将完全重写虚拟机,另外它还要实现分片方案,这些都有大量的问题需要去解决。

这是很难的技术问题,它更像是管理欧洲粒子物理研究所(CERN),而不是治理一个国家。我们有很好的模型来治理硬核的技术型项目:它们看起来像是Linux基金会或者互联网工程任务组(IETF)。它们并不是由群众引导的民主机制。

一个好的技术治理过程,应该建立在有能力的技术人员的专业知识之上,这些技术人员能够平衡技术健壮性以及实际问题。他们应该计划并提供技术路线图。简而言之,他们应该负责这些事情。

而民主则恰恰相反。这样的制度下,会有分歧运动,会有一方想方设法阻挠,会站队划分成党派。在这样的系统中,任何没有达成共识的东西都会遭到抛弃,并且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去说服普通选民同意某个政策点或其它方面。

别误会我的意思:尽管存在着摩擦,民主对于国家治理而言还是一个正确的方法。但对于实验性的技术而言,它无疑是一个错误的模型。

让我们诚实些吧。这些东西还为时尚早。我不希望我的祖母现在就去使用区块链,我也绝对不希望她在区块链协议的升级问题上进行投票。

而第二个区块链和国家之间无法直接类比的原因是:我们可以轻易地选择抛弃一个区块链。

 

自由、分叉以及退出

 

从一个国家中脱离出来是困难的。即使你不喜欢国家的治理方式,你也不一定具备移民的资源。即使你这样做了,政府或许也不会让你离开,况且邻国可能也不会好客。

一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之地,这存在着天生的强迫性。因此,你可能会说,一个国家应该保护其公民的福利,因为这些公民不能总是用脚投票。

区块链则是不同的。如果你某一天不喜欢自己选择的区块链了,你可以卖掉自己持有的币,然后迁移到另一个不同的区块链。更赞的是,你可以去支持一个分叉链,或者你有足够的野心,你可以自己管理一个新的分叉链,这也是去年多个团队在做的事情。

显然,分叉并不是免费的。但相对于移民来说,这其实相当便宜。在一个人人都可以用钱包投票的生态系统中,我们并不清楚民主治理模型是否会给你买单。

 

民主的极端

 

此外,民主是很难正确的。

以DFINITY为例,DFINITY声称通过其“区块链神经系统”,可允许链的重写。假设某人的DFINITY币被偷走了,受害方可以向网络提出交易无效的建议。如果有足够的节点在审查证据后同意这个建议,那么交易将会返回,受害者的币就可以重新找回 。这个账本可以由一大群选民有效地重写。

乍一听,这看似对密码货币盗窃问题而言,会是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但如果你仔细思考一下,你会意识到DFINITY会遇到更糟糕的问题:暴民统治;

詹姆斯·麦迪逊以及托马斯·杰斐逊深刻地理解了民主所隐含的危险。在《联邦党人文集》中,他们明确表示,美国不应该实行直接民主制,相反,他们主张建立一个具有谨慎制衡的共和党模式。历史表明,直接民主制通常会很快失败。

俗话说:“民主就是两头狼在和一只小羊投票决定午餐吃什么,”更普遍的说法是,51%的多数人总是可以剥夺剩余49%少数人的选举权(类似于51%攻击)。这个问题被称为多数人的暴政,这是民主制众所周知的失败模式。什么能阻止这种现象在区块链身上发生?

利他主义和惰性可能会使其发生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但我们以前已经见识过了这种情况。人们可以想象派系间的斗争,大区块团体与小区块团体之间发生的全面战争。如果第一枪被打响,所有的部落主义都可能从零和政治斗争中出现。

而DFINITY并不是唯一提出民主链上治理模型的区块链项目。这些链上治理模型当中,很多将采用液态民主制,其中选民可以将自己的选票委托给代理投票人。这些代表然后给这些投票的选民给予补偿。

p5

所有的民主制都会在投票率低的问题上挣扎(即使是以太坊的The Dao 投票也只有4.5% 的投票率)。液态民主则通过让选民将选票委托给知情投票者的机制,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

这更接近于现代的民主政体,这与委托权益证明(DPOS)机制非常类似。但任何委托投票的方案都会有自己的问题。

在那些已经上线的委托权益证明主网中,考虑到(寻求利润的)代表们之间的竞争,你觉得会看到什么?

你可能已经猜到了:竞选、贿赂、宣传以及其它令人厌恶的政治因素。数以吨计的精力被用于征集选票,说服大户持币者与某些 代表结盟,而不仅仅是一心一意地改进协议。

为什么我们看不到呢?当代表为选票支付贿选金时,这些都是对激励的自然反应。现实世界的民主制度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它们有充分的制衡机制,这是有原因的。

 

民主为失败者而设

 

归结起来,民主的目的不在于更好地决策。在有争议的分歧面前,也许民主就如何维持和平是最有价值的。换句话说,通过坚持民主制度,我们可以虚拟化一场可能会演变为内战的争端。

这是一个戏剧性的说法,所以让我给出一个假设。

想象一下,有两个派系在一些立法上出现了分歧。比如说宗教法规,在一个霍布斯式的原始国家,两个对立的宗派会宣战,互相残杀,直到获胜者宣布结果。获胜的组织会将其意愿强加于幸存的少数人。

但民主完全避免了这一点。在一个民主政体中,双方以投票决战,投票率低的那一方可以被认为是企图起义,但作为少数人,他们被击败了。因此,他们会承认失败而不去反抗,从而节省宝贵的资源(例如,他们自己的生命)。

这在某种程度上使得民主成为了一个优雅高效的制度。投票为获胜方提供了合法性,并确保落败的少数人不必为失败而付出任何代价。如此,民主有助于一个国家免受暴力分裂。

但是,当区块链出现具有争议的内部协议更改,其投票结果为55:45时,会发生些什么呢?为什么45%的人会接受失败,并继续忍受多数人的统治?如果改变是有意义的,并且有足够的支持者,我们应该会期待一次协议分叉。

如果链上治理在这里失效了,它到底应该为我们做什么?

 

注意围墙

 

尽管我有一些担忧,但我不能对链上治理过于苛刻。这是一个迷人的想法,其背后的动机是真实的。但如果人们过于傲慢,这些区块链会被其折磨。

在1929年,G.K.切斯特顿(G.K. Chesterton)阐述了一种名为切斯特顿篱笆的原理:

在这种情况下,存在着某种制度或法律;为了简明起见,我们说,存在着一种横跨马路的围墙或者大门。现代的改革家欣然走到其面前,然后说“我看不出这有什么用处,让我们把它清除掉,”对此,更聪明的改革者则会回答说:“如果你看不到它的用处,我不会让你把它清除掉。请走开,好好思考一下,然后,当你回来告诉我你确实看到了它的用处,我可以允许你去破坏它。”

不是所有的事都应该是民主的,实际上大多数事情不应该这样。这里存在着一道围墙,把它清除掉会是不民智的。

也许有一天,区块链会变得更坚固且稳定,它不再需要有能力的技术专家的指导。但我不认为这种情况会很快发生。这种技术发展太快了,任何陷入治理之战的区块链都将落在后面。

尽管如此,我并不是反对这些治理体系。我可能是错的,区块链之美在于,它和国家不同,这个实验即便宜又容易操作。让我们看看会发生什么。我会密切关注区块链,并期待它们能够成功。

或者至少会有一些好看的烟花。